这个季节倏然降临。 不知何时就离你而去。
  • Blogbus一度的消失再次提醒我这一点。虽然它天天杵在那儿时,我也未见得怎样在意它。

    没有一个存在理所当然,or永垂不朽。我们挚爱的、憎恶的、关注的、忽略的、舍得的、舍不得的所有东西,都终将离我们而去。可能有些东西消失的方式被我们所预料和接受,有些则在某一天突然地硬生生地匪夷所思地被掐断与我们的所有关联。对此我们也许会感到惊诧,不相信,继而痛苦或失落,甚至有无处抓挠的茫然,然后终究会慢慢淡漠下去,直至遗忘。

    这一点的反面是没有一个存在对我们不可或缺。永远有更多的东西可以吸引我们。

    晚饭时,我尝试吃了两块猪蹄。一切肉香腴滑的食物原本从小就是我在餐桌上的噩梦,会导致我从头皮麻到脚底的恐惧。现在,我正在试图克服任何有可能克服的困难,尤其是自己的胆怯和惰性,以便尽量变得无畏和强大,能够去追求和保护对于我真正不可或缺的东西。虽然它到底是什么目前还不知道,但我很希望它存在,即使它无法贯穿我的整个生命。